更多服務
廣西鋼鐵產能兩年內或翻倍:大批巨型鋼鐵項目落地
日期:2019-12-03 瀏覽

      業內分析稱,廣西大力發展鋼鐵產業,主要基于廣西地處南部,可以輻射南方區域及東南亞區域,廣西希望將自身鋼鐵產業發展成為區域化的產業集群。


  中國南端,廣西境內,一批批超級鋼鐵項目正密集落地。


  河北津西、九江線材近期先后將重大鋼鐵項目落戶廣西防城港市、梧州市,兩大項目年產能均超千萬。不僅如此,去年下半年起,包括柳鋼等多家廣西鋼企也新增了鋼鐵項目,其中,柳鋼防城港鋼鐵基地一、二期預計將形成鋼產能高達3000萬噸。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廣西每年鋼鐵產量不超過4000萬噸,如果上述規劃如期落地,到2021年,廣西每年鋼產能預計在目前基礎上至少增加6730萬噸,實現翻倍。


  產能增加的同時也對市場形成較大的供給壓力。因此未來需要嚴格實施產能減量置換、嚴禁新增產能。


  2019年10月16日,廣西柳州鋼鐵集團的冷軋車間內,自動吊裝設備正在精確的吊裝生產完畢的20余噸重冷軋鋼卷到預定位置。 圖/視覺中國

  一大批巨型項目落戶廣西


  11月16日,梧州市政府與河北九江公司舉行項目簽約儀式,雙方共同推進千萬噸冶金新材料(鋼鐵)基地加快建設。梧州市主要領導指出,九江線材精品高效鋼材生產及配套建設項目是梧州歷史上投資額最大的一個工業項目,也是梧州建設千萬噸冶金新材料(鋼鐵)基地的首期工程。


  工商信息顯示,河北九江線材成立于2002年8月2日,注冊資本40億元,經營范圍包括煉鋼、煉鐵;線材、白灰、中小型型鋼、鋼筋、礦渣微粉等。


  九江線材只是多家鋼企南遷廣西的其中一個,除此之外,還有河北津西鋼鐵集團、廊坊洸遠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等企業在廣西布局鋼鐵項目。


  9月3日,河北津西鋼鐵集團防城港綠色高效智能化型鋼生產基地項目簽約儀式在防城港市會議中心舉行,總投資達300億元的重大鋼鐵項目落戶防城港。


  津西是華北鋼鐵巨頭,年實現銷售收入超1000億元,是集鋼鐵、非鋼、金融三大板塊為一體的大型企業集團和香港上市公司。


  此次在防城港投資建設的1000萬噸/年全流程鋼鐵項目擬分兩期建設,一期項目投資約170億元,轉移鋼鐵產能500萬噸左右。


  2018年6月11日,廣西工信委印發了2018年自治區重點工業項目分級協調工作方案的通知,在自治區重大工業項目表中,4大鋼鐵項目也出現了河北企業的身影——廊坊市洸遠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的勝寶新一代鋼鐵生產加工基地項目、敬業集團的570萬噸鋼鐵產能異地轉移項目。


  其中,洸遠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的勝寶新一代鋼鐵生產加工基地項目主要建設內容為擬建項目減量置換后煉鐵產能為405萬噸、煉鋼產能為393萬噸。項目總投資160億元,預計2020年12月完成建設;敬業集團的570萬噸鋼鐵產能異地轉移項目預計2020年完成,總投資209億元。


  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長期以來我國鋼鐵產業布局存在北重南輕的現象,原先的老鋼鐵企業基本建設在有鐵礦基礎的區域,但隨著鋼鐵工業的規模擴大,更多的鐵礦石原料需要依賴進口,因此在后續的鋼廠搬遷、新建以及產業轉移過程中,較多的鋼鐵企業建在沿海、沿江、沿河等水路交通發達地區,便于原料的運入和產成品的運出,減少物流成本費用的支出,同時也能保障鋼鐵工業用水。


  “其實不只是廣西,廣東湛江這幾年也吸引了寶鋼的投資,但廣東的項目數量遠少于廣西,”一位鋼鐵央企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北方鋼企南下一方面是出于成本端的考慮,距離澳大利亞等鐵礦石產地更近,另一方面是華南地區長期都是鋼鐵凈進口區,和鋼鐵過剩的北方全然不同;另外,華北地區這幾年環保壓力非常大,搬遷也是一些企業迫不得已之舉。


  “這幾年鋼企盈利普遍非常好,銀行貸款條件改善很多,這也是很多鋼企、特別是民營鋼企敢于大規模投資的前提”,他表示。



  廣西的鋼鐵雄心:產能未來2年有望翻倍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除了北方巨頭之外,包括柳鋼集團、廣西桂鑫鋼鐵等不少本地鋼鐵集團目前也加快擴張。


  2018年7月,柳鋼集團披露了上馬柳鋼防城港鋼鐵基地新項目的信息。該項目分兩期實施,一期按照年產850萬噸鐵、920萬噸鋼的產能規模建設,總投資340億元,預計2019年底出鐵水,達產后產值預計380億元。一期、二期預計將形成鋼產能3000萬噸。


  防城港市政府網站顯示,截至2019年7月15日,柳鋼防城港基地項目1、2號高爐已完成50%,正朝著“年底出鐵水”的目標邁進。


  此外,2018年12月,藤縣與廣西桂鑫鋼鐵集團簽訂年產量1000萬噸鋼材項目戰略框架協議,梧州首家鋼材企業將落戶藤縣,廣西桂鑫鋼鐵集團計劃在該縣投資263億元,生產1000萬噸鋼材。


  廣西工信委發布的2018年自治區重點工業項目中,4大鋼鐵項目中,除了兩個北方鋼企的項目,還包括上述柳鋼集團的防城港鋼鐵基地一期項目和廣西盛隆冶金有限公司的產業升級技術改造項目。


  王國清表示,廣西地區鋼鐵產業作為區域內傳統支柱產業,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一定的基礎和規模,但依然存在有效供給不足、各地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


  “廣西的鋼鐵產業在產品結構、產業鏈延伸、多元發展、智能制造等方面與全國先進水平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王國清表示,就拿產量來看,據蘭格鋼鐵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2018年廣西的粗鋼產量2262萬噸,占全國粗鋼產量的2.4%;鋼材產量僅為2891萬噸,占全國鋼材產量的2.6%。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如果上述規劃均按計劃落地,到2021年,廣西每年鋼產能預計將在目前的基礎上至少增加6730萬噸,相比于目前每年不超過4000萬噸的年產量大幅增長。


  廣西近年對鋼鐵產業頗為重視。


 《廣西工業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0)》中提出,廣西將實施產業集群發展行動,打造包括鋼鐵在內的10個產業集群,加快柳州鋼鐵基地、貴港鋼鐵基地、北海鐵山港不銹鋼基地、玉林龍潭不銹鋼制品基地、梧州不銹鋼供應基地。


  王國清向記者分析稱,廣西大力發展鋼鐵產業,主要基于廣西地處南部,可以輻射南方區域及東南亞區域,廣西希望將自身鋼鐵產業發展成為區域化的產業集群。


  產能過剩之憂


  事實上,廣西鋼鐵產量這幾年已經持續上漲。


  2018年6月,廣西鋼材產量217.35萬噸/月,2018年12月上漲至253.6萬噸/月,2019年6月上漲至285.47萬噸/月,2019年9月突破300萬噸/月,產量達到311.67萬噸/月。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10月廣西鋼材產量達到319.3萬噸/月。


  然而,在眾多巨頭加速布局廣西之際,國內鋼鐵市場已經告別了號稱“史上最高盈利年”的時期。


  對于過去幾年取得巨額盈利的鋼鐵企業而言,廣西的增產絕非孤例。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前三季度全國生鐵、粗鋼和鋼材產量分別為6.12億噸、7.48億噸、9.09億噸,同比分別增長6.3%、8.4%和10.6%。


  產量急劇增長令鋼價承壓。


  1-9月,中國鋼材價格指數(CSPI)綜合指數平均為108.58點,同比下降7.17點,降幅為6.2%。其中,長材指數平均為114.61點,同比下降5.0%,板材指數平均為104.81點,同比下降7.5%。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數據顯示,1-9月份,會員企業銷售收入3.18萬億元,同比增長11.6%;實現利潤總額1466億元,同比下降32%;銷售利潤率4.6%,較上年同期下降3個百分點。


  王國清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產能的增加同時也對市場形成較大的供給壓力,使得今年的鋼材價格出現下滑,鋼企盈利有所縮水。未來隨著各地新建產能的進一步釋放,產能過剩的現象或許進一步顯現,因此需要嚴格實施產能減量置換、嚴禁新增產能。


  中鋼協日前呼吁,廣大鋼鐵企業要合理控制生產節奏,保持供需基本平衡。全行業要對增產保持清醒認識,千萬不能再重回增產不增效怪圈。


  前述鋼鐵央企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對于目前這些在廣西投資的企業來說,可以期待的除了華南市場外,就是東南亞了。如果東南亞市場能夠在未來十年以上保持目前的旺盛需求,大家就有得賺。但如果需求不如預期,那這幾千萬噸的產能如何消化,不僅要拖垮鋼企自己,還會把整個行業拖回到2015年。

股市中两种人赚钱